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

素秋思

 作者:李佳佳          浏览次数:  时间:2018-11-05 10:56:48  【字体:

十里芳菲寒烟翠,小雨沥沥,天意微凉,惊觉秋已入。 

少时,久居北方的我便十分向往氤氲在金秋画卷中那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栖霞山;向往七彩油画般绚丽柔美的神农架;更沉迷于张家界武陵源的峰林,缤纷的秋叶、蔚蓝的天空、绝美的山峦构成一幅幅秋意风光图…… 

因秦岭淮河的横亘,南北气候长期“两国对峙”,地理上的划分注定它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脾气与秉性。 

那时,总觉得北国之秋像一个凄美、高冷的女神,犹如戴望舒《雨巷》中那“丁香一样的姑娘”,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忧郁、寂寥、愁怨之意。北方的秋是素色的,当枯叶如漫蝶般从枝头飘落洒满乡间小道,当昏黄的晚霞在昼夜之际渐渐晕染,当沉甸甸的稻谷缓缓地摇曳着丰收的喜悦,当漫山遍野除去油松皆换上灰色的礼服,当河水喑哑渐渐不成调子,一幅幅画面便汇聚成为素雅的秋色,勾勒着北国大地独有的色调。如果要给北国之秋取个名字的话,我更乐意称她为“素秋”。 

工作之后,终于有机会感受南方的夏秋更续。不同于北方秋天的凄迷、凉薄,南国的秋天宛如刚刚及笄的少女,婉约灵动、水润明媚,五彩斑斓,丝毫看不出秋天的成熟冷艳、风姿绰约。可以说,她是羞涩的,喜欢蹑着脚尖走路,生怕惊扰了谁的美梦。你看,她要不就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树间枝头、窗前檐下,躲躲藏藏的,像极了初涉人世不知礼数的小孩子,羞怯地回避着人们的目光。要不就无声无息地离去,天气一下子就凉了,毫无征兆,仿佛从未来过似的。等你察觉到,转身寻觅,却只剩无奈,空惹一身秋意。 

身处鹏城数月,经大暑至霜降,天气由炎热转为微凉,窗外的景色却一如既往,远山眉黛,翠木青葱。凭栏凝思,遥望着1991公里以外的家乡,神思恍惚间,我看到母校大学图书馆两侧的法国梧桐伴着昏黄的路灯影影绰绰,三五学子时而轻声耳语,时而突发朗朗笑声,踏着满地落叶而去,吱吱乱响,忽而一阵秋风吹过,一只只“枯叶蝶”腾地而起,漫天飞舞,又回回旋旋,顺着女孩的长发轻轻滑落;我看到,街边人行道上的上班族行色匆匆的同时,不忘裹紧外套,瞅一眼对面的红绿灯,从快走变为慢跑,继而由慢跑变为快跑,眼看那闪着绿光的数字变为“1”,终于慢下步子,呼出的白气一浪接着一浪;我看到,幼时的我回到家里,在阳光煦暖的午后,母亲把三个圆鼓鼓的编织袋搬到院子里,放倒,解开紧系的蝴蝶结,然后拽着袋子的两个角往上一提,金灿灿的谷粒便倾泻而出,顺着耙子前后拢动,粒粒分明、颗颗饱满的“小家伙们”便排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方阵。母亲抬头顺着阳光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眼角的纹路像“花儿”一样绽放开来…… 

寒烟笼翠别霜重,骤雨初歇,不觉眼睑潮润,却道乡愁早已入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