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循环经济下的“鲶鱼效应”

一公司周转材料中心盘活废旧模板侧记

 作者:邹径纬          浏览次数:  时间:2018-08-07 10:04:42  【字体:

山西临汾城郊一座堆满“破铜烂铁”的仓库,曾是一公司的“冷宫”。由于工资低,几乎没有人愿意到那里当看守。

4年多前,仓库转型升级为周转材料中心,做起了废旧模板二次利用的“生意”。昔日靠吃“救济粮”度日的小单位,现如今聘用工人开出的最高月薪达到15000元,吸引了一大批求职者在门口排起长队。

企业循环经济之路能否走得通?效益又如何?一公司周转材料中心以4年累计完成产值上亿元,实现净利润1000多万元的成绩单给出了答案。

门槛并不高

赢得市场认可却百费周折

2013年8月,大西铁路建设接近尾声。一公司工地上散落的上万吨废旧钢模板成了烫手的山芋——当废铁卖了,价低不合算;用在其他工地上,型号不匹配;存起来备用,需要缴纳场地费。

能不能对废旧模板进行改制再利用?理论上可行的设想,等待着新组建的周转材料中心去验证。

“最初我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按照周转材料中心负责人薛智峰的想法,从市场上挖来两支成熟的模板加工队伍,让他们相互竞争、比拼,生产出来的产品以及销路都不应该有什么问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第一批改制后的80吨模板送到工地上,单块看起来有模有样,但是组装到一起却拼不成一个整体。究其原因:管理人员不懂技术,造成加工队伍为了追求产量,不惜降低产品精度,并省掉了复测、试拼等核心工序。

第一炮哑了火,引起了连锁反应。薛智峰再到项目部去协商订单时,大部分项目以“模板报废事小,耽误工期事大”加以拒绝,更有毫不客气的回答:“你们还是当二道贩子,倒腾点破铜烂铁赚个差价吧。”

周转材料中心将所有的管理技术人员撒到全国各地的大型模板加工厂“偷师学艺”。取到“真经”后,他们将两支模板加工队伍合二为一整编为6个班组,分配到切割、打磨、改制等车间。每个车间的技术负责人根据工艺卡控要点,指导作业人员进行标准化作业。

另外,周转材料中心高薪外聘行业内的专家担任技术顾问的做法,不但解决了废旧模板改制的技术问题,而且“明星代言”让认可他们的项目部越来越多。模板加工的第一年,他们为2个项目部改制、新制模板500多吨;第二年,16个项目部发来模板加工订单,任务达到3694吨。

有钱大家赚

企业、项目、加工厂“三得利”

“看似一买一卖,差价全装进了我们兜里。实则真正得到大实惠的是项目部和公司。”每当有人调侃薛智峰挣到了“大钱”,他总会不厌其烦地讲述废旧模板利用的盈利模式。

周转材料中心以每吨高于市场1000元的价格将废旧模板收回,改制完成后,再以每吨低于市场800元的价格出售给需要的项目。

“单看几百上千块钱没多大个事,但是架不住量大。”一公司物资部部长曹礼林介绍,公司每年的模板需求量在2万吨以上,次年因型号不匹配淘汰下来的模板占到了一半。如果把这些模板当废铁贱卖,直接损失超过4000万元。即使不卖,租个场地堆放起来,几个月的日晒雨淋,同样让它们沦为废铁。

京沈项目部是周转材料中心的第一批客户。项目部时任物资科长段铁成算过一笔账:1040吨的承台、墩身模板,利旧与买新的差价超过300万元。“工程结束之后,我们再将这些模板卖给周转材料中心,又能赚上几十万。”段铁成说,相较于工程本身,这个利润挣起来容易得多。

“即便是新制模板,我们每吨也至少比市场价低500元。”薛智峰说,每年6000吨新制模板的生产量,也让他们直接为企业节省成本300万元。另外,他们通过给新制模板“瘦身”“缩体”,便于二次利用,也潜在地为企业创造着效益。

“无论什么样的模板,只要能够在图上画出来,我们就能够做出来。”周转材料中心总工贺亚光说,他们从仅能够改制平模,到能够制作所有异型模板,再到能够制作悬灌梁挂篮、隧道衬砌台车,除了为企业节省成本,还缓解了在建项目受制于人的压力。

今年6月,一公司京霸项目部现浇梁施工急缺8吨马蹄形小模板,他们找到当地模板加工厂加急订制,有的模板加工厂直接以量太少加以拒绝,有的甚至开出了3倍价格“敲竹杠”,即便如此,也要等1个月。危急时刻,周转材料中心伸出了援手,60多名作业人员24小时轮班,一周的时间将产品送到了工地,价格仍远低于市场价。

做一条鲶鱼

让竞争对手时刻保持危机感

“为什么别人的模板大都是红色的,而你们的却是蓝色的?”大多数“顾客”曾向薛智峰提出过这样的疑问。

几种油漆调配之后的淡蓝色,能够让作业人员心理压力更小,施工起来安全系数更高。这个答案是周转材料中心向山西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请教得出的。

“不做这一行,你永远都不知道这里边的水有多深。”采购员马合勇介绍,市场上最便宜的油漆是铁红色,5块钱一小桶;蓝色的,7块;调和色,更贵。

像马合勇一样,贺亚光也有着“无商不精”的感受。他通过计算发现:每平方米使用120公斤的模板,足以满足施工的受力需求。然而,市场上同类型的模板则重达150公斤。

贺亚光坦言,他们不希望公司以行政命令的形式要求在建项目使用他们的产品,理由是“开足马力去干活,也难以应付所有项目的需求”。因此,他们选择做一条鲶鱼,存在的目的不是吞噬同行,而是让与项目部合作的厂家始终保持危机。

今年5月,公司南方某项目部准备进行悬灌梁挂篮改制,前来竞标的厂商给出的报价均在14万到15万之间,同时设计图纸需另外算钱。

“交给我们做,从设计、出图到交付成品,一揽子费用7万元。即便这样,我们还有利润。”薛智峰意味深长地对同行说:“我们不是单纯的竞争关系,但是你们想通过技术垄断要挟企业,首先过不了我这一关。”

随着周转材料中心越做越大、越做越强,有人提出扩大规模,更充分参与市场竞争。薛智峰认为,他们作为企业循环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无论未来走向如何,都将是企业利益的忠实捍卫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